平方区

沉迷叶王 沉迷大眼 沉迷叶不羞 沉迷原谅色

【叶王】天上人间(一)(哨向)

*叶王哨向,叶哨王向

*和阳台芦荟一个世界,但时间点不一样

*我是《阳台芦荟》


———————————————————————————————


他在做梦。

梦里他是个大盗,来去无影,神出鬼没,警方全城通缉。他刚刚顺利得手,拎着价值亿万的大宝石,混在人行道上川流的人群中脱身。细密的雨中他撑着伞,脚步跳跃而轻快的踩着神秘的曲子。他的路上人流迎来而又远去,轮轮警笛逼近又撤走,然而他的外壳金玉堂堂,灿烂光明,欺天骗地,他的内里虚幻飘忽,变化无常,不见真心。谁都无法抓住他的尾迹。他自如穿行在社会的各个角落,他是城市里的迷雾,是世界的魔术师。


尖锐的哨声猛的把他惊醒。

王杰希在黑暗中坐起在床上,艰难的从梦里回神。他的下铺叮呤咣啷一阵,一个毛头小子边提裤子边站起来,余光瞟到王杰希还坐着一动不动,催促喊道,“杰希大大,干嘛呢,集合了!”

“啊,做了个梦,”王杰希头埋进被子里,捂着脸闷闷不乐的回应室友,“美剧看多了。”


八分钟以后,他们屋四个人惊险的卡点入列。

时已初冬,凌晨五点的山里空气冰冷,一片漆黑,只有操场上一盏盏的大灯各自支撑起一小片光明的世界。这几处小小的光亮下排队站了几群小孩,他们是这一届B市辖区里年满15岁的觉醒向导。六个班,男女各半,生命鲜活,他们哈出的哈气就像这些火热而年轻的灵魂在这寒冷的冬夜中点燃的一团团篝火。

这里是B市预备队一年级一队的训练基地,灯光下集合的六个班是向导班,灯光外黑咕隆咚地方里集合的是十二个哨兵班。哨兵和向导班的日程不同,然而每日五点一同出操都是雷打不动的。这个月哨兵跑五千,向导两千;下个月哨兵七千,向导三千;再往后向导最多也就是三千了,哨兵则要一直加到一万。

天还没亮,山区深处的这个训练营里却已经热火朝天。号子嘹亮,脚步有力,纪律严整。王杰希体力在向导里很出色,教官按十三分钟领队,他跑得游刃有余,在前后同学艰难喘息想砍腿的时候,还在分神想早上的那个梦。

这个梦他记得很清晰。尤其是那种瞒着天下人在秩序刀尖上跳舞的感觉,又刺激又自由,光是回想一下都能让人飘飘然起来。他嘴里干涩,心生焦渴,目光离开前头那个人的帽子,越过荒芜破旧的基地,偷偷在队列里仰望天空,聊以舒缓。

天边尽头有一轮耀眼的弯月,高处悬挂着著名的北斗七星。如此高而远,那上面该是何等绮丽的景象。

王杰希如此渴望着,心里一路畅想,不知不觉两千米就轻松结束了。队伍停下跑动,开始沿操场外圈齐步走。向导这边跑完了的时候,内圈的哨兵队也到了最后阶段,他们跑的距离是向导的两倍半,给的时间却只比向导多一分钟,一个个撒腿狂奔,像要飞起来一样,从他们身边经过,掀起的风都带着猛烈的气息。

王杰希有点跃跃欲试,他觉得自己其实还能跑,但那边教官已经带班往下一个科目走了。他自己一个从不找事,安静的跟了上去。


这天午饭之后,食堂外的展板上贴了几张黄纸,醒目的写着处分:哨兵三、五、八、十一班中一共十个人夜不归宿,记一次违纪,罚十人各禁闭七天,四个班各负责厕所值日一周。一堆人训练生围在展板前幸灾乐祸——起码一个月里都不用扫厕所了,脸上都是笑逐颜开。王杰希却没有展现出开心的意思,他同班的几个饭友奇怪起来。

“你怎么不高兴啊。”和他最熟的下铺刘洋捅捅他胳膊肘问。

“你们啊,大祸临头还不知道。”王杰希睨了他一眼。

虽然相处不过仨月,王杰希的神道已经在他们心里竖起了丰碑。几人连忙高呼“杰希大大智赛诸葛,料事如神”,请他指点迷津。

王杰希往几人给他让出来的有阴凉的石头上一坐,二郎腿一翘,就要开讲了。

“这几个人一起被处分,一样的理由,他们不睡觉肯定是凑一起去了。”

“对这个我们也知道。然后呢?”另外几个人催促道。

“你说他们干什么去了?”王杰希问。

“约架?”一人答。

“四个班平均每班三人,哪有这么约架的?”王杰希老神在在喝一口水,“他们不是约架,是班代表。”

几人俱是一愣。

“三五八十一之间宿舍不在一起,吃饭不在一起,上课不在一起,教官不是一个人。你们想过没有,怎么就这四个班凑一起去了?”王杰希接着问。

他的同学们面面相觑,没人说话。

“每周他们拉练的区域挨的很近,”王杰希叹了一口气,“拉练路线起码有十公里长,人员分散的很稀疏,容易做坏事。这些人偷偷凑一起,肯定是想在拉练里一起搞动作,而且是四个班一起搞。可惜做事不密,被人抓到咯。”

话说到这含义已经很明显了,一人压低声音道,“他们想跑?”

王杰希回了他一个微笑,顾左右而言他道,“恐怕这周就要换拉练地了。我们好不容易才摸清原来那个,你说是不是大祸临头?”

他坐下开讲这一会儿,又吸引了一堆人同学蹭听,已经成了食堂门口这片地方的一个小圈。一帮人听了他的预言都深信不疑,捶天顿地,召来了不少其他目光。王杰希赶紧摆手想叫他们收敛点,手刚一挥出去,突然感觉到有个哨兵朝他们走过来,立刻用余光去看。

来的也是一年级生,而且是个很不起眼的,王杰希也只知道他是八班的。这人存在感弱,一路上几乎没有向导学生注意他,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到王杰希身边这圈人边,轻轻敲了敲一个站在外围的人的肩膀,把他叫走了。

一年级的哨兵班和向导班宛如两个平行世界,训练吃饭各有安排,交流很少。被叫走的是向四班班长,叫人的又偏偏是搞事的哨八班的,事有蹊跷,王杰希起身穿过围着他的人群要跟,饭友问道,“你干嘛去?”

“蹲坑。”他随口道。

大旱厕的阴影笼罩在所有人头上,没人想一起去。饭友那边“靠”了一声对王杰希的背影喊道,“你赶紧,马上四十五了。”

王杰希跑了两步表示自己赶紧了。围观人群作鸟兽状散去。


车文献刚转过弯,就看到王杰希在面前站着,一脸认真严肃,显然是专门来堵他的。王杰希虽然不是他同班,但一年级向导无不崇敬他大名,车文献普普通通,被大神找一下子紧张起来。

“杰……杰希大神?”他结巴道。

“要集合了,过来叫你一下,”王杰希示意他一起走,问道,“你怎么认得哨八班的?”

“啊……认得……”车文献吞吞吐吐,显然也知道基地里管的严,认识哨兵的一年级里很少,而且他不知道为什么王杰希找他,心里犯嘀咕的很,犹犹豫豫说,“就有一次我一个东西掉沟里了,他帮我捡出来的,就认识了。”

“沟里?山沟里?”王杰希追问。

车文献“嗯”了一下。

是拉练的时候。王杰希回忆了一下,确实车文献的向四班区域离哨八班最近,山里那么难走,走串也正常。他心里一下有数了。

“你们也参与进去,真的觉得自己能跑么?”他发自内心的问。

从之间围观的时候听到王杰希猜到他们在计划什么,车文献就开始心惊胆战,生怕他们向导这边也暴露出去。结果又听到这么一问,车文献简直吓得要背过气去——王杰希是他们一年级向导的大队长,出事是要负责向教官汇报的。

“大神!呃,”车文献下意识想拽王杰希衣服拦他,刚碰到又飞快的收了回去,口不择言的解释道,“不是!我们就……”

突然响起集合的哨子。车文献“我操”了一声,和王杰希一起朝操场飞奔。跑了两步他脑子倒是转了起来,跑近王杰希尽量低声说,“大神你听我解释,给个机会!今晚熄灯之后我就去你那儿说。”

“别,”王杰希复杂的看了他一眼,“还是我去找你安全点。你就在自己屋里等着吧。”

见王杰希肯通融,车文献喜出望外,“嗯嗯”的猛点两下头。


到下午训练了一半,车文献突然反应过来。操,这么自然就夜不归宿了,看不出来啊好学生王杰希。


黑夜里王杰希睁眼平躺着,眼前是隐约霉迹斑斑的天花板。不过他心神不在视力上,也不在听力或者任何一种五感上。他是向导,拥有异于常人的精神力量,可以捕捉到人的意志。王杰希尽可能专注于接收自己周围的精神波,这是一种被动式的感知,虽然效果不那么好,可但以保证没人能发现。

首先发现的三个信号是他的室友。这三个也都是向导,而且快睡着了,意识稳定而迟缓。向外延伸到楼道里,一个巡夜教官脚步轻轻走过他们门口,这人没专心巡逻,心绪散漫,像在散步,溜溜达达,一会就下楼去了。

这一层楼道里已经空了,王杰希翻身下床。下铺被晃的迷迷糊糊哼了一声,“你又要去浪。”

王杰希“嘘”了一下,摸到门边等着。

“刚才那个不是已经走了么。”

“四楼还有一个。”

“靠,四楼,”他下铺感叹道,“你牛逼。”

“嘘!”王杰希警告的一吹,气声道,“四楼的那个是哨兵,别让他听见。”

室友不吭声了。

等四楼的教官也转完圈下楼,王杰希推门走了出去。他对自己的判断有充分的自信,不紧不慢的在过道正中溜达,楼梯间里“踢踢踏踏”的脚步回荡也毫不担心。结果这穿楼的姿势过于招摇,到车文献门前的时候他们还以为是教官在门外,死死装睡,差点就把他一直关外面。


-TBC-


———————————————————————————————

*本篇又名《中二少年王杰希》,嫩嫩的15岁小王

*车文献就是车前子,我也不知道车前子叫啥,看文献到生无可恋就叫他车文献吧


评论(15)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