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方区

沉迷叶王 沉迷大眼 沉迷叶不羞 沉迷原谅色

【叶王】我们的路还有多远

*并不是写叶王吵架

*迟到的新年贺文

*没啥可警告的,通篇正经又正常√

-----------------------------------------------------------------------------------

方士谦拿出经纬仪对着太阳看了半天,指着前方山脊上一块凸出的岩石宣布道,“到了,就那儿。”

王杰希也拉开自己的远望镜,眯起那只大眼睛仔细观察岩壁附近的情况,半晌认同的点点头,对跟来的另外五个队员道,“就在这附近埋伏。森林岩蝎日落时分才会外出活动,从现在起还有三个小时,保持警戒,随时注意有没有人来抢。散开吧。”

五人闻言各自走开寻找适合自己埋伏的地形。方士谦则和王杰希呆在一处,忧心忡忡道,“来前刚听说陈夜辉丢了一个自家地盘上的大蝎子,嘉世别想着拿咱这个充数吧。”

“大蝎子和岩蝎尾巴钩子都能拿来做神经毒素,难说,”王杰希盘腿坐在树荫下,靠着粗大的树干闭目养神,“都等着用这批毒进南方沼泽。”

眼见方士谦脸色更为难看,魔道的大帽檐下又悠悠飘来一句,“好在这个岩蝎我们也是刚刚发现,嘉世不是很来得及整顿好人手过来抢。”

“安慰你自己吧,”方士谦黑着脸说,“陈夜辉这二队吃瘪了,来抢东西的就肯定是一队了,哪里用得着另外整顿什么。”

“叶秋早先带队去枫叶峡谷了,现在不一定回得来。”王杰希打开水囊抿了一口,随手递给方士谦喝,“不过,如果嘉世一旦来了,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叶秋。”

方士谦接过水,也坐到王杰希旁边歇着,一边叹气一边喝,“这笔账就记喻文州头上,让他坏陈夜辉的事还祸水东引。”

王杰希不再回话,抱胸缩成团,帽子盖住脸,仿佛真的睡着了一样。

光阴流转,日头西移。渐渐过了午后,空气里不再蒸腾金色的热气,天色微妙的一点点暗了下来。离预定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王杰希突然拿掉帽子睁开眼。

方士谦本来在他对面正迷糊着,隐约间感觉有人盯着自己,耸然一惊就醒了,一看是王杰希异动,心觉不妙,用眼神示意他解释。

王杰希拍拍斗篷起身,目光越过林冠,投射在叶片缝隙的背景天空上。他们刚刚抵达时头顶还是一片万里无云的晴空,不知不觉现在已经布上一层浓郁的阴云。云层十分的厚实,高度又低,作出一副就要下雨的样子。

魔道皱着眉头,又往森林边缘走了两步,换到一处更加开阔的视野。他抬起头细细观察头顶的天空,神色严峻。

“你去跟他们说,计划改变,立刻动手,直接把岩蝎从洞穴里打出来。同时做好和战队交战的准备,”王杰希对他的副队方士谦命令道,“叶秋来了。”

 

底层的云海之上,日光灿烂,晴空明澈。一架飞艇安静的飘浮着,巨大的气舱漆成红黑二色,大大的“嘉世”二字发射着金光。

叶秋在指挥室里监视着云层下的状况。他拨动水晶球,地面的画面缓慢转动,在岩蝎巢穴门口的伪装岩上停留一阵,又继续扫略整个森林的面貌。依照地形略一估计,他对微草藏在哪里立刻心中有数。把水晶球依次拉近了去找,果然在森林能量洪流的背景中发现了微弱的魔法辉光。

这时其中一处信号却移动起来,叶秋聚焦过去,拉到最大倍率后看到一个魔道正抬头往天上看来,眼神颇为不善。

“哟,”叶秋笑道,“这是王杰希吧。这小孩儿发现我了。”

吴雪峰是叶秋副队,闻言摸着下巴道,“怎么办,奇袭计划这就失败了啊。”

“随便凉拌两下,”叶秋毫不担心,“你等着看,他肯定猜我们人手不齐需要时间集结,接下来就要不等天黑提前动手了。”

“因为咱们确实人手不齐,”吴雪峰提醒道,“其他都人直接从枫叶谷回去了,船上现在就沐橙在,传送阵十五分钟才能从本部送来一个人。”

“绰绰有余了,”叶秋正说着,水晶球里一阵火光闪动,地面已经开打了,“等下一个人到了你们就三个一起下去抢蝎子。微草的队伍根本是新人新建的,你看他们的打法,相互之间只是路人配合的水准。你们三个打他们六个足以。”

吴雪峰是他的老搭档,一听就懂了,“怎么分割,隔墙还是拉走?”

“我倒觉得咱不用操心这个了,”叶秋轻笑,“我觉得人家巴不得和我单挑呢。”

 

方士谦连下三个回复术拉起一个队员,朝他飞来的苏沐橙的加农炮却无法躲闪。幸好队友虽然生于合作,保奶的意识还是都有的。一记爆炎弹扔过来提前引爆了炮弹,方士谦心里却大骂操蛋,浓厚的烟幕完全挡住了他的视野,一时间对局势一无所知。他立刻前冲突破烟雾的视野封锁,只见这几个呼吸间吴雪峰和后方的苏沐橙配合夹攻,已经一个念气波打落他们队里的弹药专家。

吴雪峰借着念气波的推力向方士谦近身,没被嘉世第三人缠斗的微草队员下意识一齐就都要上前掩护,又相互发现其他人的动向都犹豫了一个瞬间。幸好方士谦完全不惧近身,给自己挂上光盾和加速溜大圈,同时大喊着指挥,“集火苏沐橙!”

队员们立刻转而接近枪炮师。三人组合里苏沐橙的支援骚扰最为可恶,既可以阻挡他们多打一形成围攻,又可以随时和嘉世一人形成夹攻秒人。见方士谦集中人数优势围攻远程,吴雪峰立刻追过去从背后打微草众人,又和苏沐橙形成前后夹攻。方士谦见状恨铁不成钢的一拍大腿,如果队伍有配合经验,这种集火追赶时,自然而然会有一个人负责断后位拦截追兵。这都应该是作战前约定俗成的默认部分,根本来不及在战场上一一交待。

方士谦心里泛起一阵深深的疲惫。对嘉世六打三,新收的微草精锐队员竟然也是束手无策。他们每一个的实力不一定比嘉世的人要弱,但就因为这个“不弱”,想要做到像嘉世三人无需交流亲密无间的协作,跨越那些无形的信任壁垒,只怕还有一个十万八千里要走。

微草果如他所料,战况渐落下风。方士谦存着锻炼队伍的心思一直没有叫停撤回,然而吴雪峰不想给他当陪练,那边当机立断,由苏沐橙打出一片炮弹幕墙断后,第三人割下微草打死的岩蝎的尾钩迅速脱战。队员焦急的看向方士谦等他的命令,然而微草副队摇了摇头,示意他们带好受伤的队员准备收队。

尚不收队,也只是因为队长那里没有打完而已。方士谦眯着眼四处寻找,一个魔道一个战法,战斗可以从水里一直打到天上。嘉世一出现王杰希就单挑了叶秋,魔术师对斗神,不知道能打到什么地步。

很快也不用他寻找,一道锐利的金光冲破云层从天而降,王杰希骑在扫把上紧随其后,一道星星射线拍上前去,打在叶秋炫纹上想要破他浮空。叶秋居然真就被魔法能量吞没了,王杰希心一冷,马上高速飞行中翻下扫把抡出旋风,金属铿锵声中险险挡住横扫而来的却邪。物理接触后叶秋正身潜行解除,趁和王杰希贴近道,“下面已经打完了,咱俩也停手怎么样。”

王杰希只当听了垃圾话,扫把一推借反作用力拉开距离,一道红丝已经借由接触一头黏在长矛上,一头黏在他扫把。叶秋心知这是王杰希防止他再用分身混淆视觉的手段,一手落花掌运在手上追击过去,嘴里依旧垃圾话攻击道,“你这是不是对我有非分之想?”

两人在半空中展开节奏极快的近身激斗,来往攻防之间光芒闪动,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地面上方士谦带领微草队员震惊的观战,一转眼却发现不远处嘉世的人也停驻观望着,那神情也绝非无动于衷。

叶秋一手却邪一手落花掌,却邪极长,负责在近身中远战杀伤,落花掌则随时在近距待命。王杰希渐渐发现灭绝星辰长度不如却邪,远战里打不到叶秋,反而被压制的厉害只能全力防御,一旦靠近就会被落花掌控制击退又拉到原先距离。他身为魔道,这种格斗术比叶秋毫无优势,立刻一斗篷甩过去作势要抓,趁叶秋视线受阻紧抓扫把就要冲出去。

王杰希在扫把上刚刚起步,不想突然一股大力传来被狠狠向后一拽,瞬间失去平衡掉了下来,不等调整姿态,背后已经撞上叶秋胸前,落花掌紧接着贴到腰上。王杰希刚闪过“不好”的念头,身体已经完全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

半空坠落,扫把离手,王杰希咬牙咽下一口血,余光见到身后叶秋如影随形的追了下来就要补刀,默念咒语,右手一个烧瓶向他顺手扔出。空气若有预兆的振动两下,突然发生剧烈爆炸,震耳欲聋的冲击波席卷四野,紧跟迸裂而出的竟不是高温高压的气体,而是粘稠炙热的熔岩岩浆。

叶秋来不及变线,在一片白炽的闪光中被熔岩地狱被直接吞没不见。地上嘉世和微草众人自顾不暇,强劲的冲击波和滚烫火山熔岩波及方圆数里,方士谦和吴雪峰带人远远的退开。

王杰希下坠中时刻注意着身后,叶秋没有再出现。然而他突然寒毛直立,仿佛被人当做网中的猎物盯住了。他在上下四方搜索叶秋的行迹,突然脑中一根弦打通,往地面看去。只见叶秋不知何时已经降到地面做好出击的起手,却邪上红线飘飘表明这才是叶秋正身,眼锋与矛锋直指空中的王杰希,法力凝结的寒光简直要刺进他眼睛里。

不管是被叶秋龙抬头还是高速撞上地面,对王杰希都已经是绝路。他反而闭上眼睛集中精神,手指间脱落出闪闪的冰粉。

与熔岩地狱不同,巨大的能量在无声中爆发。寒冷的风雪排山倒海的向四周喷涌,熔岩熄灭,森林封冻,一切有水的地方瞬间结为寒冰。然而这寒冰世界的核心依旧有心脏热气腾腾的跳动着。叶秋在最后关头打开了法力护盾,周身金光灿灿,法力的光芒浓郁的几乎要液化流淌起来,难以想象这背后的源头何等强大。

王杰希则坐在刚刚将将赶到救他一命的扫把上悬浮着,脸色和漫天的冰雪一样苍白。

远处方士谦双拳紧握。他看的很清楚,在刚刚不到十五秒钟的短暂时间里,王杰希连发两个禁咒,这份魔道修为绝对已经是惊世骇俗,堪称有史以来魔道第一人了。这人不管在微草内比还是任务外出里从来没有打的艰难过,如果不是这次和叶秋单挑,也根本没人能把他这份实力逼出来。方士谦从来都没想到过,微草现在有的,竟然是如此强大的一个队长,而一明白了这一点,立刻让人感觉离“联盟冠军”、“荣耀顶峰”这样的未来仿佛前所未有的接近。

然而方士谦此时竟满是前所未有的沉重。这样的王杰希,在叶秋面前竟然依旧几乎如蚍蜉撼树一般,两个连发禁咒竟然都是为了给自己救命,联盟的终点和顶峰上竟然是这样无可匹敌的怪物,他们离巅峰的距离似乎又一下子遥不可及。方士谦几乎控制不住吞咽,仿佛心跳声又如擂急鼓又死寂无声,仿佛鲜血又沸腾昂扬又冻结凝固,一颗心同时前所未有的希望和绝望着,简直要把人撕裂了。

 

回去的路上没有人说话。已是夜晚,明月高悬,穿行在森林中的只有达达的马蹄。

与叶秋的战斗在寒冰世界的释放后就结束了,在场所有人都知道已经没有再打的意义。最后在风雪深处叶秋和王杰希似乎说了些什么,方士谦有想问的心,却又觉得让这事只留在他们二人之间才符合某种美感,就只默默记在了心里。

然而思来想去,他终归还是担忧,赶上王杰希的马问道,“感觉怎么样,我们离嘉世的距离?”

王杰希听出他语气里的小紧张,也猜到他的意思了。魔术师笃定道,“差两个冠军。”

方士谦闻言如遭雷劈,待要反击些什么,却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END-

---------------------------------------------------------------------------------------

*新年快乐!2018年继续沉迷叶王!

*如愿写了被叶秋拽下扫把摩擦的小王!www

*暗搓搓给两人牵红线

*虽然是叶王但写了一堆方士谦呢……但信我就是叶王

*本篇又名《在联盟被叶秋恶势力控制的黑暗日子里》,仔细想想嘉世包揽前三届冠军,那叶秋对当时的战队来说得多心里阴影啊……


评论(13)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