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方区

沉迷叶王 沉迷大眼 沉迷叶不羞 沉迷原谅色

【叶王】狗妖叶修

*极限赶稿流,bug不要在意就当没看到吧……

*狗妖叶修和道士王

*一发完,可爱小短篇,lofter都懒得屏蔽的那种

*新春快乐,狗年大吉!

-----------------------------------------------------------------------------------------


“师父,有贼。”

耳边传来正高英杰怯怯的声音,入静中的王杰希缓缓睁眼问道,“观中各处都各有咒法结界守护,窃盗之流应当无法穿越。你为何觉得是贼?”

这个小道童脸微微一红,行了个礼道,“禀师尊,我刚才去后院,看到……看到伙房里透出了灯光。之前掌管的刘厨子跟我说过,腊月廿九观里的杂工伙计就都下山回家去了,正月十五过了才回来,期间伙房应该是锁上的。于是我一想到这个就……”

“有些道理,伙房不算重地,阵法确实不够周密,可能让人溜进去,”王杰希微微点头,“但也有可能是你哪个嘴馋的师兄,忍不了这大半月的辟谷了。”

高英杰心里一紧,竭力不把心虚表现出来,只低头道,“是,师尊说的有理,是弟子考虑不周。”

每年观里的帮工杂役都要下山过年,每年微草观也就在这段时期里安排弟子的辟谷修行。自腊月廿九到正月十五,所有弟子不得进食,不能睡眠,不可喧闹,不可欢笑,除每日的日常课业外,就是闭目凝神,气运周天,参悟道法,又名“修静功”。静功极难,枯燥无聊,又要忍饥挨饿,有弟子偷偷和伙房厨子串通好了,让大师傅在下山前留下些吃的,夜半偷偷摸进去解馋。

虽然没人跟王杰希说过,但私下弟子里都知道,每年参与之人不在少数,这一年高英杰也是其中之一。他年纪最小,还是第一次辟谷,一日不吃就饿的实在受不了了,找师兄要来厨子偷偷留给他们的伙房钥匙摸到后院,结果还没靠近伙房就看到了灯光。高英杰吓了一身冷汗,因为唯一的一把钥匙就在他手里,这必然不能是观内之人所为,事关重大,这才冒着暴露的风险禀报了王杰希。

所幸王杰希也没有追问他为什么去后院,他从打坐的石台上起身,顺手披上斗篷道,“我去看看,带路吧。”

“是。”高英杰心安下来,王杰希肯去,事情必能解决。他捏个法诀点亮手里的青松白鹤灯笼,先一步走进深沉的雪夜中。

微草观各处散布在险峻陡峭的燕云山脉里。王杰希平日所在的紫微殿独占一个峰头,离后院隔了一个万丈峡谷。高英杰往灯笼里轻吹一口气,只见仿佛是接入了云海,源源不断的滚滚烟云从其中翻涌出来,汇聚在脚下。师徒二人驾云而起,乘风落叶般往对面飞去。

观中后院主要负责诸多内勤杂务,因此占地颇广,此时人去楼空,黑漆漆的一片楼宇显出几分阴森可怖来。高英杰怕惊扰潜入伙房里的人,远远的落在对侧。确实,纸窗上映出了室内摇曳的烛火和闪动的影子,屋里有人。

高英杰抬脚正要往前迈步,背后一只手伸过来把他拦住,同时王杰希接过他手里的灯走到他前面,步伐平缓的朝伙房接近。高英杰不敢怠慢的跟上。

不论里面的人在干什么,他们都非常的安静。王杰希贯注于听觉,却只能听到自己和弟子“咯吱咯吱”的踩雪声。借着灯里道法之火毫无温度的清光,可以看到门虽然关着,但门上篆有符咒的铁锁被不知怎么解开扔在雪地上。

王杰希驻足在门前,运起一口气,法诀捏在指尖,轻轻推开了门。

屋里的人似不曾想到还有人会来,动作瞬间僵住了。他刚正站在灶台前,拿着大铁勺从锅里舀出些什么来喝,因此这一刻就看起来分外滑稽,嘴凑在脸一样大的铁勺边,又因为怕里面东西滴洒在胸前,脖子夸张的向前探着,像要扑进锅里一样。王杰希却是顾不及取笑,心头一震,目光锁定在那人头上——只见这男子头上竟然顶着一对软趴趴的狗耳朵。

必是妖怪。转瞬之间,一道黄符从王杰希指尖激射而出,来人反应奇快,偏头躲过,符咒打在他身后石墙上直接洞穿而过。同时第二招已到,一柄蓝光湛湛的气剑凭空凝出当头劈下,那人来不及召唤法宝,法力灌入手里的铁勺举高将将一挡。王杰希早有第三招布好,一道银芒从室外穿进刚刚符咒炸出的洞口,从背后直取其要害。这妖怪看也不看,错身一扭,二指一夹,竟然直接就稳稳的夹住了。

王杰希手势一掐,又召出五把寒气逼人的气剑徘徊在身边,映得屋内如水底般波光粼粼。这妖怪却大喊起来,“且慢!我绝无恶意!我来微草求救!且听我解释!”

王杰希没有动手,却也没有收手。他见状接着说道,“我本是常驻临安附近的妖怪,对幽燕之地实在不熟悉,如今到了年关各处放炮,被鞭炮驱赶的四处乱蹿,竟不知哪里才能躲藏。昨日才听说微草年年此时清修,必然是清净非常,因此上山想借宝地一躲!本打算在山林中混过这十几日,结果前些日子东躲西藏实在太饿了,就寻来伙房蹭一顿吃的……”说着,他自己也颇为尴尬,讪笑起来。

王杰希全不相信,反问道,“阁下道行深厚,凡间的爆竹怕是绑在你身上炸也奈何不了你,如何会怕?”

“我一人倒是无妨,”这狗妖叹道,“这不还有个小尾巴么。小乔,出来吧。”

说着,来人身后一阵烟雾缭绕,又一个妖怪显形出来。他转出大妖怪背后,看起来和英杰差不多年纪,头顶也有一对狗耳朵。这只小妖怪不大敢看王杰希,恭恭敬敬给他见了个礼道,“见过紫微真人。”

这回大妖怪的话倒并无错漏之处,名叫“小乔”的这只狗妖修为尚浅,确实无法抵抗鞭炮爆竹中的罡厉之气。

大道无情,修行不易,天地不仁,人与狗也并无分别。与看起来不同,王杰希并不冷酷,也一向乐于提点后辈,点化精怪。这两只狗妖法力纯净,修习的是正统的道家心法,并无邪魔之气,倒也可以相助。他收起身周法宝飞剑道,“如此二位自便,在此后院中不要离开便是。”

那大妖怪闻言喜上眉梢,耳朵也跟着抖了抖,他拱手道,“小妖叶修,谢真人开恩。”

 

第二日消息就传遍道观上下,后院中掌门收留了一大一小两只狗妖。心有惴惴的师兄师姐们纷纷拉住小师弟高英杰,问他师尊对他们和伙房串通一气之事发现没有。高英杰苦着个脸,心道本来伙房里应该清空所有食物,但那狗妖叶修根本就是因为闻到了肉味才去偷的伙房,况且当时屋里飘满了肉汤的香气,诱的他肚子都要当场咕噜起来,师尊的鼻子又不是摆设,哪里有没发现的道理?然而王杰希却又真的什么都没有表示,叮嘱两位客人不要打扰弟子修行后就带着高英杰返回紫微殿了。

师尊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微草弟子一时间再没人敢去伙房偷食,两只妖怪也乖乖待在后院,两边相安无事了一周。直至初七这天清晨,袁柏清慌慌张张来报,昨晚高英杰去老君宫点灯后一夜未归,人竟然找不到了。

所有弟子都暂停了功课,紧急派出分散开在山中寻找。高英杰已经修入心法第二重,腾云驾雾不成问题,御剑飞行也信手拈来,陡峭的燕云山势对他不是阻碍,因此断断不会只为地形所困,必是有什么变故。

王杰希来到老君宫中。老君宫里点着千百盏长明灯,殿内本阴暗,却被烛火点的通明一片,厚厚的蜡油积在红台上。此处大殿还供奉着一尊高得顶天立地的老君像,长年炭黑的熏染让他老人家的神情已经暗昧不清,难以分辨。王杰希目光四下一扫,长明的烛火偏昏暗,光芒也乏力,英杰昨日定是还没有打理此处就出事了。

这时一道剑芒从天而降,执事长老许斌赶来,急匆匆走向王杰希汇报道,“我去问过那狗妖叶修了。他什么也不说,只说要面见掌门。”

“让他来吧。”王杰希道。

许斌讶然,“来此处?”

不怪许斌吃惊,老君宫乃微草观中重地,不得掌门命令,本观弟子也是不得入内。王杰希却道,“就是为了此事,此人才在此刻来到此处。”

王杰希一贯精于卜算,许斌毫不怀疑,立刻御剑而去传唤叶修。不多时天际一道橙红光芒飞来,只见叶修擎着一把仙气逼人的伞从天而降,法宝气息之盛,甚至将广场上的袅袅云气逼退三尺。王杰希又下意识往他脑袋上找去,那夜看到的狗耳朵这时却被藏了起来,已经与寻常人并无二致。

“谢掌门见我,”叶修见礼道,“我来此是想向真人禀告一件事,昨夜,那跟着我的小妖怪乔一帆也是不见了。”

王杰希心中一动,“你来找我卜问?”

叶修点头,“不错,请真人帮我一算,一帆现在何处。”

王杰希立刻明白其用意。占卜一事,与自己关系越小之事,才能得到越细致的结果。高英杰与他关系密切,由王杰希来卜他,得到的卦象很是模糊;但乔一帆基本与他萍水相逢,算乔一帆在何处,就可以得到具体的答案。眼下这两个小辈很有可能就在一处,王杰希自怀里取出一面铜镜,面向东方,闭眼默诵问天咒文。再睁眼后看向铜镜中,却并无任何卦象显示出来,铜镜依旧是一面铜镜,倒映出王杰希面无表情的脸和他背后的老君宫来。

王杰希眉头一皱,那边叶修也凑过脑袋来看,铜镜中又加入了他的影子。但这个影子竟然和原象不同,是有头顶有狗耳朵的,或者说眼前叶修的这个相才是幻化相,镜中的相才是本相。

那边王杰希还在思索哪里出了问题,叶修却“呀”了一声,回身一指老君宫道,“竟然在这里面。”

王杰希一愣,发现这推断居然十分合理,既然已经问占,镜中之象就即是卦象。这个结果已经不能更明确,乔一帆和高英杰就在老君宫中。

叶修走进老君宫里,往两边一打量,问道,“这长明灯怎么如此之暗?”

王杰希不语,手腕一翻御起一股清气在殿内流转翻滚,扫过之处灯烛如同重获新生,一个个光芒灿灿,直通天井。二人在上下四方细细寻找,不想一无所获,叶修终于忍不住问道,“敢问这老君宫可有地道密室一类的去处?”

王杰希目光投向中央的老君像。木像高高的俯视着他,有种莫名森然压抑的威势。

“只有这座像是从皇风一脉没落时请来的,我们不曾动过。其余都是新建,没有机关。”

叶修的目光一下子复杂起来,“不瞒你说,我已经从这老君像身上闻到小乔的味儿了。但这座像,想是不能动了?”

“不能,”王杰希道,“太祖御赐皇风的圣像,不能动。”

本朝太祖是传奇一般的人物,围绕他的一切都不甚明晰,传言他手下不止有冠绝天下的文臣武将,修士术师,甚至还有神兽妖怪,能翻云覆雨,移山断流,好大神通。王杰希觉得其中一部分绝非虚言,毕竟太祖的遗物里,大部分都与货真价实的神魔鬼怪之事相关联。

找人找到死胡同,叶修沉默一会儿,问道,“你也并不是很意外自己徒弟出事?”

“很早以前我给他算过一卦,”王杰希道,“他命里该有此劫。劫是天意,在劫难逃。”他拿过一个蒲团,在老君像前坐了下来,“我看你也是深谙算学,不也是为了乔一帆的劫数而来。”

“一部分是吧,”叶修叹了口气,也席地而坐,“看来你我都不是他俩命中的贵人了,那耐心等待便是。”

 

说是要等乔一帆和高英杰两人出来,叶修就在微草观里久留下来。王杰希本来腾出一间院落给他,但后来发现这狗妖根本闲不住,自己的院子很少去呆着,时常混到弟子中间逗人家玩,但他修为又高,从不吝啬教导,又容易与人亲近,很快就让微草弟子又爱又恨起来。

而那边王杰希却暗地四处信件询问,做了不少调查,查得临安一代活动的妖怪里确实是有一只有名的狗妖,但姓名却是“叶秋”,法宝是一柄长枪,真身据说是一只大黄狗。叶秋在临安一代素有侠名,还是当地监天司的座上宾,时常授命铲除一些逆天而行为害一方的邪魔妖道。王杰希疑惑不已,以叶秋的名誉,来微草拜访也并无托以假名的必要,更何况为掩人耳目连法宝都换了。

他愁思着走出负责来往信件通讯寄收的清风殿,去小院中的花园踱步。已是孟春,百花齐放,万物生长,园中一片生机盎然。没走几步,就听到“哒哒哒哒”细碎的脚步声传来,一条黄色土狗迎面出现在石板路的另一头。清风殿也在后院之内,为防鼠患这里本就养了不少猫猫狗狗,时常也能看到,王杰希并未在意。

这条黄狗看到有人也是停顿观望了一下才继续靠近过来,它脚步轻快,尾巴卷起,一路小跑到王杰希面前。王杰希以为它是来求和人玩的,也是颇为惊讶,因为他本身一直不是很招猫狗喜欢,就伸手出去摸了摸黄狗的脑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被摸到的时候这条狗似乎傻了一下,突然就定住了。王杰希担心自己摸的不对,就学着他弟子们和狗玩的样子,双手齐上,搓揉起两个软趴趴的狗耳朵。

狗耳朵热乎乎的,毛茸茸的,软绵绵的,手感很好,不舍得放开。

黄狗眯着眼睛让王杰希捏了一会,突然口吐人言道,“咳,王道长,真人,再不去吃饭就没得吃了。”

王杰希是真的吓了一跳,但窘迫和慌乱全都被他憋了回去,假装镇定自若煞有其事的点个头,放开手道,“打扰了。”

“一会儿见。”叶修脑袋往他手心里拱了拱当作告别,继续一路小跑着打饭去了。

王杰希在原地呆立许久,最终还是满心无地自容的回到了紫微殿。

自那日以后,王杰希见到叶修真身的次数就多了起来。有时是一条黄狗的本相,有时是顶着狗耳朵的人相。叶修喜欢本相更多一些,狗的天性所致,还是四条腿着地不穿衣服更舒服。

王杰希最初有些尴尬,他虽然认识不少妖怪,但并没有与本相的妖怪接触过,不知该如何对待。叶修却驾轻就熟,人相时举止行为与人别无二致,本相时就像一条训练精良的家犬,既不会做出人看来不合乎礼规的动作,也时不时会做出一些人看起来亲昵,但对狗而言很正常的举止。王杰希跟着他的引导顺势而为,很快就掌握了摸头挠下巴撸背一系列互动流程,但有时还是会觉得微妙,感觉完全不像和大妖的交流,反而像养了一条狗。然而叶修的本相就是一条狗,给狗挠下巴转念一想又真是再正常不过了。

 

山中无甲子,岁寒不知年。

修道之人,卧薪尝胆,清修苦坐,与世隔绝,对岁月流逝无知无觉,无念无想。转眼叶修在燕云山上平平淡淡渡过十一个年头,终于迎来一件微草上下为之奔波忙碌的大事。每十二年一个地支轮回,皇帝本人都要于正月十五亲临燕云山祭拜天地,祈福苍生。下一年又是一个甲子年,让此次的仪式更加隆重繁杂。提前半年监天省就开始与王杰希这边接洽准备,商议流程,审核贡品,敲定人员。叶修本不是观内人士,这十年里与王杰希混的熟了,也被拉来跑前跑后,好不忙碌。

仪式首日,清晨皇帝登上祭坛向四方叩拜,向天地献上礼玉,随后前往三清殿焚香诵经半日,下午来到老君宫,此时正要祭拜太上老君像。叶修穿了件礼服混在微草弟子中间也参与其中,心里忧虑不已。高英杰与乔一帆失踪老君宫里就要满十二年之期,皇帝又恰在此时前来,其中不得不说有几分天意在。

殿内王杰希主持仪式,站在老君像边面对众人。皇帝带领百官叩拜,随后接过道童手中的三柱檀香,上前插在三足香炉之中。也就是这一瞬间,殿内气息突然一变,异像陡生,一股黑风从老君像中扑出来,直奔皇帝而去。说时迟那时快,王杰希甩出一柄清光潋滟的长剑,抢先挡在皇帝身前,道家上清之气破开浊风,逆行而上直指老君像本体。叶修也抢进殿内,运起挪移法术,把倒了一地的大臣官员一股脑全都送到外面广场上。同时训练多时的微草弟子们统一起阵,九宫八卦阵法平地而起,把老君宫牢牢封锁起来。

“爱卿,这是怎么了?”皇帝竭力镇定的问道。

王杰希刚刚逆袭老君像不成,带着皇帝退到门口处道,“禀陛下,这老君像直传于太祖,只怕是太祖时期遗留之事,遇陛下真龙血脉有所显形了。”这时叶修赶来,王杰希一指他道,“这是我微草长老,刚刚救了百官出去。”

皇帝僵硬的点点头,问道,“可能送朕出去?”

叶修一哂,“陛下恕罪,这老君像定住了陛下,草民无能为力,必须得先解了这个局才行。”说着也祭出他那把千机伞,在上清之气外又撑起一道橙红色的屏障来。

此时木像传来“咔啦”一声脆响,中间裂出一道深壑,森森鬼气冲了出来,仿佛另一端是黄泉幽冥一般。一个漆黑的人影慢慢飘了出来,叶修和王杰希仔细辨认,看是乔一帆还是高英杰,但此人鬼气太盛,相貌衣饰细节一概被掩藏在黑气背后,竟无法分辨。

不想这时他们身后的皇帝突然大惊失色道,“是鬼将军!这定是当年太祖手下的鬼将军。”

皇帝的惊叫彻底唤醒了这黑影。他张嘴无声的嘶叫,瞬间召出无数只小鬼排山倒海般压下来。王杰希冷哼一声,竟然就把皇帝撇给叶修,自己祭起长剑如闪电般冲上去。只见他身形鬼魅,脚踩七星,一道退魔黄符附在长剑上直奔鬼将军。那鬼将军竟不躲不闪,任凭仙剑穿顶而入。王杰希心觉不好,扭身急闪,一道鬼气凝成的长鞭穿破他护体清光正好贴耳掠过。他手诀变换,长剑飞回护体,又退回到叶修身边道,“这鬼将军抢了英杰的身体做鬼魄肉胎,他现在是人身,退魔的符咒无用了。”

叶修点点头,从伞柄中又抽出一柄细剑道,“皇帝我刚刚打晕了,就用这法宝留在这里保他,咱俩一起上。”

这次叶修一马当先。鬼将军见皇帝身边无人守着,小嘴一张,喷出一口红黑长剑射出去想趁机取之性命。叶修不闻不问,剑身上缠绕上艳红的妖火向其侧劈过去。祭出的黑红长剑撞在千机伞上直接碎裂,同时他的护身鬼气遇妖火立即消融,叶修令鬼将军大吃一惊,向上飞起躲开。而王杰希早在他上空等着布了一层雷罡,一阵紫芒乱闪后,鬼将军冲破阵法向他突袭,鬼气也凝成一只巨手从王杰希背后抓来。叶修神色一凝,剑随心动,细剑如离弦之箭般朝王杰希射过去。

王杰希仙剑踩在脚下悬空而立,对背后与眼前之危都毫不关心,全神贯注,一手放在胸前,一手沉在丹田,双手捏着法诀缓缓各画出一个半圆,微微青光闪动流淌,渐渐形成一个太极图案,正是纯正的道法清气。

鬼将军一掌拍上太极,王杰希瞬间脸色白了一白,此时叶修的法宝贴着他脖颈飞过,击散了背后鬼手。王杰希确受了内伤,但道家心法极具韧性,承下重击后,反措之力渐渐凝聚起来,拉锯时间一长,鬼将军反而如深陷泥淖,气息流动被王杰希牵引住,待觉不妙想要脱身时竟提不起这一口气。

叶修看准机会立刻招来千机伞,伞并成枪,如一道长虹向鬼将军飞去。鬼将军正被王杰希困住避无可避,怒吼一声,从附身的高英杰身上脱出。不想千机伞喷出大片妖火,正落在他逃离的路径上,被直接烧了个干干净净。

鬼将军一退,叶修赶忙去查看高英杰的状况,这少年脸色惨白,神志微弱,但看到王杰希还是笑了出来,“师尊……”

王杰希把住高英杰门脉,慢慢渡真气过去。叶修趁机检查他身上,肉体倒并无损伤,就是不知为何肚子上的衣服鼓起来一块。他心头一动,探进高英杰怀里,摸到一块毛毛软软的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一条黄黑毛的小狗,正是一帆。

见这孩子也无大碍,叶修终于松了一口气,同时王杰希也抬起头来,二人相视一笑。

 

高英杰与乔一帆休养了大半个月,身体上就基本恢复了。原来乔一帆初见时注意到高英杰肚子很饿,事后悄悄送了点点心给他,他们二人就此就玩上了。当日本来约好了在后院见面,高英杰却迟迟不来,乔一帆就摸进微草中,用狗妖灵敏的鼻子一路寻找,追到了老君宫里,正好碰到高英杰被鬼将军拉扯。他义不容辞的去救,结果连着自己一起被拉了进去。

后来皇帝醒后对他们道,这鬼将军本是太祖手下一大将,四处征战,功绩赫赫,但由于过于沉迷鬼道,建国后朝堂无法容他。太祖皇帝念及旧情,只派人把他封印在老君像里,供奉在道观中,希望能超度他的鬼气。封印本是坚固无损的,但高英杰是这鬼将军的后人,封印在他身上有很大削弱,连太祖也不曾想到他还有后,这才让鬼将军脱了出来。

皇帝走了,雕像烧了,弟子找回来了,燕云山再次回复了平静,微草弟子重回清修苦坐的日子。王杰希近日来却心浮气躁,难以入定。他猜测,既然乔一帆找到了,叶修也是不日就要走了。这十二年相处下来,王杰希颇为喜欢这个狗妖,也喜欢闲来无事揉揉狗。

分别当然是痛苦的,王杰希虽然修无情大道,但本身却并不无情,只是不表现而已。但叶修倒是看出来了,一日午后,酒足饭饱,他溜达进王杰希的紫微殿,调笑道,“王道长近日茶不思饭不想,动凡心了?”

王杰希见隐藏不成,大大方方的认下了,“动了。舍不得你走。”

“咳,这个,”叶修摸摸鼻子,突然不好意思起来,“我是一条狗。”

王杰希显然不懂他想说什么。

“狗嘛,总是要有个窝的。之前在临安的窝被人端了,一直想找下一个,”叶修道,“王道长这挺不错,不知缺不缺个看门护院的?”

王杰希沉默一会,突然摸了摸自己的脸。叶修莫名其妙问道,“你干嘛呢?”

“我看自己有没有笑出来,”王杰希面无表情道,“好像没有。”

叶修倒是笑了,他和王杰希勾肩搭背挂在他身上,露出狗耳朵来在他衣服上蹭蹭说,“我怎么觉得你笑了。”

“没有。”王杰希摸到软趴趴热乎乎的狗耳朵上搓揉,坚定的说。


-End-

------------------------------------------------------------------------------------

*感想我亲友A的脑洞,没有她就没有这篇文

*感谢我亲友B在我写文的时候为我全程直播春晚,让我没看春晚而看完了春晚

*狗年祝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的窝!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也要继续沉迷叶王!

评论(5)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