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方区

沉迷叶王 沉迷大眼 沉迷叶不羞 沉迷原谅色

【洛卡/莱麦】一个人(一)

*作者没玩游戏,看了电影cp心爆发,只看了几章《最后的守护者》补设定就来写文了。如果看到和电影游戏小说都不符的奇怪设定,不要怀疑,就是作者前几年从起点文看来的

*这是一篇杂糅了小说电影游戏百科和起点文设定的电影AU……

*一切为了谈恋爱

*这文在作者心中真的是标题里那两个cp

*求问麦迪文和古尔丹拄着的法杖(那是法杖么?)到底有什么作用orz他们真的用到了么

*求留言www

卡德加仰躺在地上,想短暂的休息一会。他盯着天花板,模模糊糊想到国王莱恩那里战局未定,等他法力回复一些后需要尽快赶过去;那边还有一个精通魔法的兽人术士,需要谨防他对黑暗之门做动作;说起来传送门曾经联通暴风城,可能暴风城那里更需要他排查有没有入侵的兽人。

不对。卡德加长叹一口气,这些都不是最要命的,最要紧的是要确认自己有没有被邪能感染。一会等他法力稍回,需要立刻去楼下拿紫水晶粉、石英粉、龙骨粉末、恶魔血样,卡德加脑海中接着闪过塔里麦迪文收藏的恶魔脑袋——可利用的素材,然后还要……

法师的思绪到此为止,意识的顺着它的尾巴滑进梦的深渊。一会他在漫天冰雪中看着一个巨大的龙头,一会他在狮鹫身上盯着前座身上一块布料,一会他又到了战场上,听到国王那把剑坠地的颤音,“咣——”

猛一个哆嗦让卡德加抬起头,眼前出现一片红色的天空,一个落雷直劈下来打到他身上。在那窒息的一瞬间他向前一抓,虚空像幕布一样撕裂,从裂隙中涌出水来,他的头顺势探进一处幽暗死寂的所在,像是大洋海底。巨大的水压立刻挤垮了他的胸腔。

卡德加一下子惊醒了坐起来,感觉自己像真的溺水了一样连咳数声。不等缓过气来他感觉到头强烈的灼热疼,像有人把他的意识在岩浆里涮了一下。卡德加掐着太阳穴站起来,发现他歇得太长了,天已然全黑。

刚才的战斗中灯都坏完了,但天文台并不很暗。大月亮从一扇打碎的窗户外笔直的射入,银色的水一样的光芒让整个天文台通透起来。

卡德加走到窗边,迎面扑来的高塔夜风和月亮让他清醒,彻底清醒。年轻法师很快明白眼下莱恩国王、古尔丹和自己其实都不重要,现在首要是尽快处理守护者的遗体。萨格拉斯可能还在麦迪文身上留着些印记,做他从那片海底墓返回的路灯;或者守护者的身体本身对其他追求恶魔力量的法师就是一个宝。为了艾泽拉斯,他必须把赶紧全部痕迹清理干净,必须先尽一切力量阻止这个。

卡德加立刻行动。他拿了楼梯间里几盏冻结的火焰重新点亮天文台,随后仔细检查了魔像。被邪能污染的泉基本摧毁了泥土中原本能渗入魔力的通道,现在这个魔像真的就是个重达数吨、法术免疫的石头疙瘩,想举起来是不太可能。卡德加双手贴在地上,施法让地面变成土,然后做出一条浅沟从底下通到守护者,把他从魔像下面拖了出来。

麦迪文下半身几乎被压扁了,年轻的法师几乎不用借光仔细看就能发现这点。他面色惨白,嘴唇全黑,指甲也是黑的,确实被邪能侵袭死亡后的遗症。卡德加拿随身带的裁羊皮卷小刀划开他的衣服,检查全身各处骨骼形态、肌肉软硬、毛发血液,检查皮肤上全部纹身(起码是皮肤尚存的地方的纹身)、伤口、伤疤。卡德加还各处取了各种样本,就地利用几样材料做了一系列测试。

很快他找到几个疑点。守护者已经死亡半日,但却没有开始腐败;他的头皮上画了个符文,藏着头发下面,是萨格拉斯的一个记号;他的血液中确有邪能的余毒,会逐渐侵蚀没有法力保护的东西,成分一时半会分析不能。卡德加还发现在麦迪文还活着的时候邪能曾一度极大的侵蚀了他的生命,但他身体上同时存在着另一种强力持续修补这种侵蚀的痕迹,这种力量卡德加在和守护者的战斗中并没有见到,很难说它来自于什么,为什么在那里,现在还存不存在。

总体而言守护者的遗体并不算“安全”,丧葬事宜开始前需要法术的处理。除了死在暴风城的两个宫廷法师那次,卡德加以前没有处理恶魔的经验。年轻的法师开始犹豫,或许他应该先求助达拉然,集合更多法师的智慧来解决这个。

求助肯瑞托议会的想法一晃而过。卡德加很快列出数个理由反驳自己:正是守护者本人杀了数位达拉然法师、达拉然与卡拉赞积怨已久、达拉然中深藏提瑞斯法会(一个他几乎一无所知的法会)成员。不要说去求助,他应该尽力避开肯瑞托去处理守护者的事。

不过求助的念头并没有就此消失。卡德加回忆了十几个他熟识的法师、牧师、学者,然而几轮筛选后没有人进入名单。他们要么在卡德加看来不具备足够的能力,要么其为人让他心有芥蒂,起码是那种让他不能托付艾泽拉斯大秘密的芥蒂。

卡德加放大了范围,开始想他认识的其他人有没有既有能力又可信,能提供些助力的,即使不是直接的学术上的,其他方面的帮助也可以……

洛萨第一个跳进脑海里。

法师随即想到他近来新结识的暴风城国王和半兽人,他们确实是同时满足可靠与可信两种标准。

只要战斗已结束。

只要他们还活着。

 

卡德加现在守护者周围设下一个可以隔绝外界影响的魔法阵,然后在旁边布下召唤幻象的阵法。他念动咒语,命令道,“让我看到现在的莱恩国王。”

头顶一下子亮了起来,法师抬头看到一盏高悬的巨大吊灯。

幻象展现了暴风城堡的一间大厅,卡德加之前没来过的一个。这间屋子里没有摆设,如果没有站满人,应该会显得很空荡。

屋里人很多,将军,大臣,宫廷法师,护卫,内侍,气氛一片死寂。

卡德加已然心中有数。他绕过几个人上前,终于看清在跪倒在皇后旁边,握着躺在石台上人的手的是洛萨。

洛萨捧着国王的手,把脸埋进去,靠紧额头,脊背松动,一声不发。他还穿着盔甲,而且还赤着脚。

莱恩国王被放在在石台上,全身血迹只集中在脖颈右侧,是一处致命伤。他看起来很安详,宝剑握在胸前,盔甲精光闪闪,整个人依然十分的光辉灿烂。

卡德加深吸几口气调整自己。他还有事要做,不能停留在这里,现在不能,然而脚步却很难以拔走,仿佛它非常想留在这个糟糕的氛围里。法师最后也握住了幻象里国王的那只手,试图留下一个能使这位王短时间里不再腐朽的小法术——有点惊讶的成功了。然后他大步后退,一个晃神周围暗了下来,他又回到了天文台。

 

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卡德加揉了一把脸给自己打气。哈格拉、哈加林和贾兹巴死后,他详细调查了所谓恶魔。他心中有几个净化邪能法阵的现成例子,虽然各有其不足之处,但经过之前几个月的研究,整合的思路已经十分清晰明了。

法师又挑亮数盏凝固的火焰,从废墟中扶起来一把椅子,坐在地上抓了几张羊皮纸开始最后的演算。最后等他推定出最后一个符文的时候,夜晚已经整体亮了起来,漆黑的天幕已经变成醉人的大海深蓝。

他刚才可能持续算了有好几个小时,但此时脑子还依旧非常有活力,一直让他一鼓作气弄好材料布完阵法。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卡德加面对东方最后一次审视自己的魔法阵,那里面已经穷尽了他对恶魔和邪能的全部知识,卡德加现在得尽力相信自己的水平。

卡德加的阵法沿用了他老师的思路,可以追寻着邪能的力量并摧毁,类似于守护者对付兽人时那个魔法的精细版;除此以外他还糅合了抵抗恶魔的符文在里面,并加入了驱逐幻象的元素,保证全过程在卡拉赞的时空里顺利进行。他把守护者的遗体放进最中心的小圆中,自己站在最外面的第三层,高声念出咒语。

天文台一下子被映成一片蓝汪汪。蓝色的火焰在魔法阵的核心点燃,在守护者身上蔓延开。与此同时响起古怪的“吱吱”声,几条绿色的线浮现在他胸膛上,走向最终指向之前发现的头皮上的符文。蓝火顺线而上,掠过的地方都爆出微弱的绿色雾气,燃烧中将邪能一点点拔除。一阵子后躯干上的火全部熄灭,剩余的火焰全部集中到了头部。

这时卡德加感觉到了反抗的存在,因为不断推进的火焰给那些埋伏着的邪能带来很大压力,把它们完全激活过来。法师攥紧拳头,竭力摒除呼啸在脑海中那种令人恐惧恶心的感觉专注于施法。他需要更强多力量,或者说他已经有了足够的力量,但他需要能够正确使用出来。

“集中精神一如既往。”他对自己说。

蓝色的火焰被卡德加压缩,从抖动的气体状逐渐变成黏稠的液态裹住整个脑袋。莹蓝的液体从耳朵、鼻腔、眼睛、嘴里钻入守护者脑袋,在他体内和邪能开战。这个策略是成功的,萨格拉斯当初并不曾为来自内部的攻击做准备,他一度自信不会落入这种让人任意从内入侵的境地。

更多绿雾逐渐升腾起来被微风带走,最后的清除也迫近尾声,然而卡德加的压力愈加增大。他可能触及到了直接和萨格拉斯相连的根基,一种浩大又邪恶的感觉笼罩下来,长着巨大双角的幻影开始持续闪现在他脑海中,点燃他的意志,掐死他的呼吸。卡德加几乎窒息,他大声嘶吼着而不自知,被痛苦逼尽全力。

最后的一刻里卡德加已经眼冒金星。剩余的绿色符文残体颤抖着从守护者的身体中逃逸出来试图附在其他东西上面,被他一把抓住,手中放出金芒将之炸裂。立刻,守护者所在最小的魔法圆瞬间熄灭了光芒。

法师浑身一轻,心就要放下去。这时异变陡生,第二三层魔法圆大亮,阵法外的世界扭曲起来,周围瞬间暗了一下,但很快又回复过来。幻象从出现到消失实在太快,第一次闪现后他几乎以为刚才是自己眼花。

不不,幻象是不应该出现的,他驱逐幻象的阵法还在烁烁发光。随即幻象第二次到来了,这次它停留的更久一点,卡德加突然置身于一个几乎漆黑无光的地方,十分阴冷,而且是在水中。

在水中——他倒抽一口冷气,然后回到了天文台。第二次幻象的闪现只比第一次长一点点,但让卡德加知道了那是何处。

是海底,大洋海底。这里是萨格拉斯之墓。

第三次幻象再临的时候卡德加已经搞明白了。这个幻象不是随机的,也不是他招来的,而是主动想要出现在这里,又被驱逐魔法赶回去的。如果萨格拉斯试图以幻象作为路径接触到他……卡德加准备好了战斗的法术。

海底幻象十分不稳定,在他紧张的等待中又经历了数次闪现。第二圈负责驱逐幻象的阵法有些摇摇欲坠,但经历了一次长达数个呼吸的幻象入侵后依然运作完好。半空中隐约回荡起不甘的咆哮,邪恶的气息终于还是逐渐退走了。

或者说它折中了。

卡德加发现,离开海底后他没有回到天文台。他出现在一个帐篷里,兽人的帐篷。帐篷里很暗,全部光源是中间供着的一大盆绿色火焰。火焰边的黑暗中有一对发着绿光的眼睛,晃动两下之后一个老兽人走了出来。

它深深弓着脊背,背上背满了骨刺,披着兜帽斗篷,拄着粗大的木杖。

是古尔丹。

萨格拉斯大约发现以他剩余的能力不足以从海底墓突入卡拉赞,于是把卡德加送到他忠实的信徒面前和他打招呼。

古尔丹明显也看到了他。卡德加知道他看得不是很清楚,因为古尔丹眯起眼,喑哑的问道,“守护者?”

卡德加没有回答。

对峙不长,卡德加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高喊道:“古尔丹!你在看什么?”

瞬间召唤与驱逐法术的微妙平衡被打破了,四周明亮起来,他又回到了天文台。所有的阵法都已经黯淡下去,所有邪能的感觉都消失了,氛围难以置信的平静。卡德加腿一软撑住膝盖,手上冷汗浸透,心跳如密集的鼓点,头是晕的,而且气短。

真是太险了——他挣扎着走到窗边寻求清新的风平复呼吸——但是他竟然真的成功了。

外面天已经大亮,太阳刚离开地平线。天空湛蓝,阳光清朗,微风徐徐。然而卡德加完全没有被安抚下来,他又是倒抽一口冷气。

之前天黑着他还没有看出来,卡拉赞周边现在已经秃了。之前曾经密林遍布的平原和山峦,现在是一片焦黑,目之所及一丁点彩色没有,全是枯树干秃秃的枝干;河流瀑布也干涸了,只留下裸露的黑土。除了风在呼啸以外现在这里是真的寂静无声——不论植物动物,方圆数百公里的活物都死于邪能。

卡德加心里一空,背靠在窗户上。

卡拉赞已经是一片死地,麦迪文之塔仿佛是坐落在贫瘠凶险的荒原上。塔外是废土,塔内也是废墟。借着大亮天光,他重新打量天文台。除了倒塌的柱子、碎石碎土碎玻璃碎水晶、废了的魔像和桌椅摆设什么都没有,唯一的一大片完整的空地方被他刚刚用来施法,摆放着守护者的遗体。

麦迪文的脸冲着太阳,眼睛还没有闭上。橙黄的朝阳给他的脸色带来点温度,风吹进来让卡德加给他盖上的羽毛斗篷上出现流动金色的波纹。

现在应该找麦迪文家里的人,卡德加迟钝的想到,他们会设法安葬他的遗体,宣读他的遗嘱,给他立墓碑,为他默哀。他知道麦迪文的父亲,但他早过世了;他知道麦迪文的母亲,但她败给了自己的儿子,很可能已经被他杀了。他知道麦迪文没有其他亲戚,但不知道他有没有爱人。

可能有的,但追随麦迪文数年里他抓不到这么个人存在的线索。

朋友呢?亲近的人呢?莫罗斯——死了,卡德加不愿多想;库克——死了;莱恩国王和洛萨将军——莱恩死了,洛萨还在处理他的死。天哪,这个事真不能给洛萨。

卡德加最后意识到他自己就是他老师现在最亲近的人。

这个想法就像一根针,戳破他饱胀的胸腔,“嘭”的一下让眼泪炸开。




评论(20)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