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方区

沉迷叶王 沉迷大眼 沉迷叶不羞 沉迷原谅色

【洛卡/莱麦】两个人(一)

*打算和《一个人》搞成系列,《两个人》写两个人的场合,《一个人》写一个人的场合(废话……

*每篇的时间点不一样,有过去。《一个人(一)》是卡拉赞之战结束那个晚上直到第二天清晨,这篇是第二天晚上

*糅合了小说百科和大量私设的电影AU。它最终还是个电影AU,人物主要参考电影,因为作者基本只看了电影……

*不如谈恋爱,搞剧情不如谈恋爱

*《一个人(一)》走:http://pingfangqu.lofter.com/post/1d3e0f3b_b54b5fc

*洛卡大团圆HE保证,莱麦虽然电影决定它物质上BE了,但精神上可以HE是吧

*啥都好,求留言www


“你们都是我亲密的战友,”洛萨高高的站在吧台上,环顾全场,“和朋友。”

酒馆里悄无声息,所有人都看着他。

“你们也是莱恩亲密的朋友。”

他举杯,“敬先王。”

底下军人都站起来,举杯回应道:“敬先王。”

洛萨用力喝了一大口,结果倾倒过猛,酒从嘴角两边流出来渗进胡子里。他弯腰到酒桶的龙头底下给自己重新满上,继续说:

“我们军人总认为是自己在保卫王国,保卫人民保卫国王,我之前也是——我和莱恩从小认识,在他继位前我就发誓看好他,在他继位后我发誓为他而战至死。但是其实不是这样。”

“你们都知道这次出征我被先王扔进监狱里冷静冷静,”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杯子,自嘲道,“因为他看出我在卡伦死之后脑袋烧坏了。他是对的,我当时情绪激动,一心复仇,焦躁冒进,整个人像在火上。如果就那么上了战场,大概只能活到冲锋首轮。”

洛萨嗓子有些哑,他抿一口酒缓了缓。

“所以莱恩拘禁了我,不让我参战。他保护了我,让我不被自己的愚蠢害死,给我之后能为真正光荣的理由而战死的机会;而不是允许我这次保护他,保护自己的国王——然后我才明白过来,一直以来,不是我们保护国王,而是国王在保护我们。”

“对所有人都是,”洛萨深呼一口气,回想着起早些下午,“下午我问询从传送门回来的我们的民众说,先王一直保护他们到最后门被关闭,放弃了自己唯一回城的机会。”

“然后他和皇家骑士团一起与兽人作战到死。”他几乎是喃喃自语。

最后洛萨高举酒杯道,“莱恩是一个高尚的人, 是一位真正的国王。他活着的时候骑士团誓死跟随他,他死之后我们誓死捍卫他珍爱的一切。”

骑士团纷纷跟随他举杯。酒在沉默中被一饮而尽。

 

人群散开之后,洛萨从柜台上跳下来,又把杯子满上了,自己跑到一根柱子后面的角落里躲起来。

那杯酒就摆在桌上,洛萨用手轻轻摩挲着杯沿却没喝。现在已经是深夜,明早还有大事要办,这会是他今晚最后一杯。

尽管众人交谈声打破了之前沉默的氛围,酒馆整体相对于平时却堪称安静。这是一个在兵营中的酒馆,现在充满了刚刚知道自己失去了国王的骑士们。哀悼是主旋律。

因此洛萨很快听到出一个熟人接近的脚步声。这个人脚步沉重,走得小心翼翼,但方向却很明确,很清楚洛萨躲在哪里一样直直走过来。不过离着还有两三米的时候他又停住了。明明只隔着一根柱子,这个人却犹豫起来。

洛萨等了一会,终于还是不等他下定决心了,道,“过来卡德加,我看见你了。”

法师从柱子后面绕出来坐到洛萨对面,把一个布包扔在桌子上。

卡德加看起来精疲力尽,他坐下的时候几乎是把自己砸在凳子上。洛萨想问他还好不好,卡德加却抢先问道,“你没事吧?”

“没死,”洛萨一笑,尽量平常的问道,“他怎么样了?”

“呃,”卡德加盯着桌子说,“他最后清醒了,说他很抱歉。”

说完后他快速扫了一眼洛萨。只见他盯着酒杯缓缓的点了点头。

“国王怎么了?”卡德加小声问。

“我到的太晚了,只能带回他的遗体。”洛萨简短道。卡德加也点点头。

两人再也无话可说,干巴巴的对坐着。

最后卡德加找了个话题,“公布了么?我是说国王的……”

“明天上午,”洛萨接过话头,“你想参加?”

卡德加还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只是点点头。

“我接你。你住哪?”

“叫‘领巾’,一个旅馆。”

洛萨知道那里。它附近是集市,挤满了各地行商、手艺人和雇佣兵,不是法师的常选,周围过于嘈杂。

“那挺乱的。法师不都喜欢清净?”

“那挺便宜,”卡德加耸耸肩,“消息灵活,四通八达,商品齐全,夜市上东西很好吃,其他我都无所谓。”

洛萨听到“夜市”那里忍不住笑了出来。卡德加纳闷的瞪着他,“怎么了?”

法师确实还非常年轻。他疑惑灵动的大眼睛清澈透亮,他光滑圆润的脸上没有丝毫皱纹。之前卡德加在卡拉赞表现得手段非凡,几乎让洛萨心生敬畏;但现在他看着十分质朴,和其他年轻人又没什么区别。

洛萨没法告诉卡德加他在想什么,打算岔开话题。他抹抹胡子道,“你包里是什么?”

“文献,”卡德加从里面拿出一摞纸递给洛萨,“卡拉赞能找到的关于兽人的全部,遗憾的是并不很多。我想明天给……女王?”他试探的问。

洛萨一边看着文献一边点点头。卡德加带来的这些他只能看懂一部分,其中很多并不是正面讲兽人的,而是围绕恶魔和神话一类的主题。

“所以你呢?”卡德加问,“摄政王?”

洛萨假装自己继续专注于看文献,微微点了点头。

沉默再次降临。

卡德加一动不动的坐着一副给洛萨时间看的样子。洛萨也让注意力慢慢回到面前的纸张上,半晌后他提了个问题打破这种无意义的对坐,“这都是神话,和兽人什么关系?”

“这是这场战争背后的影子,”卡德加道,“这很复杂。我是现在先跟你说还是等在女王面前一块说?”

“你觉着应该公布开?”洛萨锐利起来。

卡德加深吸一口气,舔了舔嘴唇,“我做不了这种决定。不过我个人的意见是暂时不要,起码对普通民众暂时不要。”

洛萨挑眉。

“这原因也很复杂。”卡德加抢道。

“那你简单点说。”

卡德加望着天花板想了一会,最后搓搓手道,“因为这很复杂。”

洛萨看起来想打他。

“因为它牵扯太广,”卡德加立刻补充,“一旦你开始回答一个问题,就必须同时回答所有问题。相信我,如果你打算公布出去,很多很多人会找上门来,包括那七国联会上的人,甚至达拉然。而且如果我猜的没错,暴风城现在不应该惹那种麻烦。”

“你猜了什么?”洛萨意味深长的问。

卡德加直视洛萨,“兽人还会来的,暴风城自己承担不了这一切。你们需要一个联盟。”

他说的非常自然,也非常笃定,就像之前说“你需要召唤守护者”一样。

洛萨一时不知是喜是悲。半晌,他轻轻说,“我们需要联盟。我们还需要守护者。”

卡德加尴尬的笑了一下,“那很难,坦白讲还没有能匹敌麦迪文的法师出现。”

洛萨没有再说什么。他把展开的纸张摞回去堆在桌子上,把自己的酒杯推到卡德加面前,摆出认真听的架势道,“先给我讲讲。神话故事什么的。”

卡德加喝了一口麦芽酒润嗓子,然后开始讲述。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卡德加从麦迪文的身世说起。洛萨开始以为这部分他应该熟知,然而年轻法师向他揭露了法师世界的真谛——永远存在秘密。

法师讲到了麦迪文的母亲,讲到设立守护者这个称号最初的目的,讲到邪能和邪能的源头——恶魔。卡德加自己分析了这场战争背后的终极推手,一个大恶魔,萨格拉斯,八百年前麦迪文母亲的手下败将,但依旧寻机复仇,附在麦迪文的身上夺取他的身体。

法师随后讲到了恶魔的来历,世界的结构,万物的起源,诸神的战争,等等等等,但那些洛萨都没记住。他太困了,远处众人低低的谈话声模模糊糊,眼前卡德加柔软的话语起起伏伏,洛萨的脑袋开始磕桌子。期间法师还摇了他两次,但什么都阻挡不了他最终趴在桌子上昏睡过去。

 

洛萨没有做梦。

他很准时的在日出前一刻醒了,睁眼前他意识到自己躺在一张没躺过的床上,不过这其实挺常见。

他嗅到这里的空气味道复杂,首先有一股子难以忽视的墨水味;还飘着浓郁的炒鸡蛋的油香味,烤面包的面香味;还有隐约的炊烟味,马粪味……混在一起难以言表。

洛萨坐起来环顾四周。旁边一扇大窗户中照进来足够的光线,可以看出来屋里挺乱的,杂物各处都是,到处堆满书籍纸张,地上和临窗的大书桌上散落着一把一把的羽毛笔,半空拉着一条条线不知道干什么的线。他在哪里显而易见。

脚步声由远及近,果不其然很快卡德加端着一盘鸡蛋和面包进来了。法师看到洛萨已经醒了比较欣慰,“你再不起来我就要叫你了。”

“我怎么在这的?”洛萨一边找鞋一边问。卡德加只给他脱了鞋,他睡得不是很舒服,弯腰侧身的时候肌肉酸痛。

“你睡着了。我把你传送过来的,”他把早饭放在洛萨床头上,“吃完之后你得赶紧回城堡,我看到内侍在找你了。”

洛萨从善如流的拿起叉子,两口解决了所有炒蛋,面包拍扁几口全塞进嘴里。卡德加则在旁边踢出一片空地,利索的拿粉笔开始画一个传送阵。

“卡德加。”洛萨叫他。

“怎么?”法师头也不抬的答。

洛萨过去捏着他着肩膀示意他起来,法师疑惑的跟他走到桌子边。洛萨很严肃,他从袖子里抽出一把镶红宝石的匕首放在桌上。

=================================================

*你们都知道后面发生了啥

*洛萨比较正经,因为他还没缓过来

*这里揉了一下电影设定和小说的设定。守护者麦迪文是被普通民众知晓的,不过在麦迪文之前这个职责一直是秘密的。

*……皇后叫什么谁能告诉我orz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