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方区

沉迷叶王 沉迷大眼 沉迷叶不羞 沉迷原谅色

【洛卡/莱麦】一个人(二)

*《一个人(一)》走:http://pingfangqu.lofter.com/post/1d3e0f3b_b54b5fc

 《两个人(一)》走:http://pingfangqu.lofter.com/post/1d3e0f3b_b6b4bdc

*《一个人》和《两个人》是系列,以脑补电影未展现的场景为主要内容,但前期设定参考小说。结尾大概会在电影结尾的基础上再推进一点。莱麦主要是影射和过去篇插入。《两个人》写两个人的场合,《一个人》写一个人的场合(废话……

*每篇时间点不一样,相互之间有小的呼应。《一个人(一)》是卡拉赞之战结束那个晚上直到第二天清晨,《两个人(一)》是第二天晚上,本篇是第二天的白天

*糅合了小说百科和大量私设的电影AU。它最终还是个电影AU,人物主要参考电影,因为作者基本只看了电影……

*洛卡普遍意义上的大团圆HE保证,莱麦……感情上的作者心中的HE保证

*打滚,求留言www


悲伤无能为力。

哀悼没有意义。

他知道自己现在正在经历还有痛苦。痛苦也没有意义,只能让他头脑发昏。洛萨竭尽全力想甩掉它。

他终究会成功。他必须会成功。他只是需要多一点时间,然而时间现在非常紧张。

宫廷法师、高级文官和驻守将军都已经差不多来齐了;他身边塔莉亚也已经擦干了眼泪,默默的深呼吸来调整状态。最多五分钟之后,她就要向整个宫廷正式宣布国王战死,而他也得向一众同僚做出合理的解释。坦白讲,他还没想过该怎么说。

洛萨把额头紧贴莱恩的手心,闭着眼把脸埋进去,向逝去的国王祈求平静的心灵。

突然他感到国王的手碰了他一下。洛萨心知是幻觉,但无论如何,他决定把这当成回答。

洛萨深吸一口气站起来。放眼室内,眼前骤然明亮,头顶晶石璀璨的巨大吊灯放出白昼般的光芒,让人一下子几乎睁不开眼。他最后紧握了一下国王的手,然后把这只手摆回莱恩胸前。

塔莉亚和他对视到一起,告诉对方自己已经准备好了。洛萨几乎不想直视她漂亮的大眼睛,但他的妹妹如此刚强,她的目光充满力量。灼热的视线在洛萨心中点燃了一把火。

整个流程开始了。塔莉亚首先示意医师上来。一个衣着精致的山羊胡子提着个箱子过去,象征性的把把脉,听心音,翻看瞳孔,然后对皇后鞠个躬,摇摇头。之后塔莉亚走到众人瞩目的中心,高声宣布道:

“出征之前,我们的国王承诺为了国家与人民奋战到底;现在他归来了,带着无上的荣耀!莱恩·乌瑞恩为人民而死,他是暴风城的骄傲,是整个艾泽拉斯的英雄!”

洛萨拔剑高举,喊道,“国王万岁!”

众人一起随声高诵。嗡嗡的尾音在大厅中回响不绝。

等众人平静下来,塔莉亚继续道,“洛萨指挥官带回了国王的遗体。他会向你们讲述整个过程。”说完,她把朝堂众人的注意力引向洛萨。

洛萨往前走了两步,突然意识到自己没穿鞋——奇怪,直到刚刚他都没有意识到这个——光着脚在这种场合大概有点可笑。

“我之前因为情绪过激,被国王排除在这次出征之外,”他沉重而简洁的说,“他们出征一天以后,一个法师向我求援。他是麦迪文的学生,我们去驱逐一个与兽人入侵密切相关的恶魔。”

“成功之后,我骑狮鹫赶向战场。但是已经太晚了,三个军团全军覆没,我只能尽力抢回国王。之后我直接赶回暴风城。”

洛萨给出一个非常省略的回答,然后等人提出问题。

“洛萨指挥官,战争的过程呢?”一个后排的将军焦躁的大声问,“黑暗沼泽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不知道,”洛萨一字一句说,“我到的时候全部战斗已经结束了。他们在试图亵渎国王的遗体。”

“但是除了阁下没有人从战场回来。所以没有人知道?”一个首领文官难以置信的反问,“如此大的战役,我们如何向民众交代,向七国通报,向历史解释?总不能以一句‘无人可考’来带过!”

“确实有人知道,大学士,”塔莉亚截住刚想说话的洛萨,她轻柔的对那个文官解释道,“从兽人那里救回的民众亲身经历了这场战争,他们会为我们解答其中疑惑。出于所需准备时间和暴风城现在紧急状态的考虑,问询会从明天开始。我希望您到时也能出席。”

大学士向塔莉亚鞠了个躬,表示自己认同这一安排。一时没人提出新的质疑。但洛萨知道还没完,还有一类很重要的人物要对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发问。

“洛萨爵士刚刚提到恶魔,”终于一个宫廷法师出来说,“这个恶魔和之前频发的大法师死亡和失踪案件之间有无关联?”

法师,洛萨默默想到,永远是最敏感,最超脱,最可怕的一群人。他们洞察万物联系的眼光无人能敌,挖掘宫廷秘事的手段神鬼难测,投掷问题的方向也是最为精准。他只能道,“有。”

“所以守护者最终还是找到了幕后黑手,”法师略微一想,“一个守护者竟然向他人求助。他现在在哪儿,为什么不出现在这里?”

塔莉亚的注意力也转了过来。暴风城终于将迎来今晚第二个重磅噩耗。这一刻总会来临,洛萨声音干涩,庄重宣布,“守护者麦迪文在与恶魔的战斗中牺牲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周围立刻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呼,人群同时开始窃窃低语。

几个法师看起来却并不很惊讶,他们相互看了几眼,传达着“不出所料”的含义。法师之间大概有什么特殊的感应渠道事先提醒了他们,洛萨不知道,但也可能是国王的死让他们对守护者的结局有所预感。领头的那个宫廷法师等人群安静下来追问,“守护者选在这种关头和恶魔决战,那这个恶魔和突然出现的兽人入侵也是有关的?”

泪水几乎要爬上眼眶,又被洛萨咽了下去。“他意识尚存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告诉我,”他轻声道,“但我猜兽人是这恶魔的帮凶。”

这句话没有让躁动的群臣有更激烈的反应,但首席法师却皱起眉头,“守护者的学生呢?他能解释这一切吗?”

洛萨不知道卡德加在哪里。他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也不知道年轻的法师还会不会再次出现在这里,面对暴风。他不应当给出任何保证。但想到卡德加令洛萨欣慰,像把他从冷水中捞出来放到火堆边,是现在唯一能让他觉着温暖的念头。洛萨想捧住这个小小的火堆。

“守护者的学生,卡德加,在与恶魔战斗中功绩甚伟。但他消耗巨大,需要休息,”洛萨安抚宫廷法师,“当他准备好的时候,一切自有分晓。”

法师点头,表示自己到此为止。

文武众臣又讨论了一会。虽然每个人心中依旧疑云重重,但没有人再提问。塔莉亚觉着差不多了,走上前道,“我知道你们心怀困惑,我也是,我们都是。但这就是现在我们知道的全部。这远远不够,所以明天下午将会在暴风城内对救回的民众统一询问。”

“我希望所有的学士明天都到场,”她望向文官队伍,“有数百人需要问询,这是个大工程。明天清晨所有的学士都在城堡里集合,草拟出问题的条目。”

大学士扶胸表示受命。

“皇家骑士团将负责场地与秩序,”她示意洛萨,“被救回的民众中有一部分非常激动,务必让现场氛围保持冷静。”

洛萨点头。

“宫廷总管总领后勤供给,”她看向一边的内侍,“明天有近千人长时间聚在一处。请保障每个人得到他们所需要的。”内侍鞠了一躬。

塔莉亚沉一口气,扫视人群道,“国不可一日无君,我将作为女王代理政务直到瓦里安王子成年,指挥官洛萨将作为摄政王辅佐他。暴风城正处于非常困难的时期,请牢记我们在场众人必须团结一致,不然时代的浪潮必然将我等撕裂。今夜到此为止,诸位请回去不要多嘴,立刻休息。明天将是很长的一天。”

 

“这就是全部了?”洛萨问身边的传令官。

“是的指挥官,”士兵道,“986个救回的平民,一个传令先锋,一共987个人从黑暗沼泽活着回来。”

一共988个,洛萨想,他也是从那里回来的。

他们在暴风城城堡内部的一座很大的方形广场上。广场四周骑士团严密把守,中间由幕布、旗帜和重甲兵人墙分成三个等大部分。离洛萨最远的一侧里现在排着队站满了被救回的民众;中间部分没有人,但摆了三大长排帐篷,帐篷下是一排排长桌;离洛萨最近这边是全空的,什么都没有。洛萨本人则站在临时筑起的一个高台上,他是临场总指挥。

今天是暴风城常见的晴朗天气。天幕湛蓝无暇,午后的日头在头顶叫嚣着,晒得人发烫。等待中的民众大都安排在在高大围墙清凉的影子里,士兵不被允许移动,洛萨则因为位置最高也没有凉快地方可躲。

这样的炎热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昨晚他和塔莉亚以及几个大臣留下制定了现在的方案,利用围墙和太阳的方向提供人群遮阴的场所,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多帐篷。另外,太多帐篷的遮蔽也会影响他对全场局势的观察。

很快学士们也按照计划入场。他们在帐篷底下的长桌边一溜坐开,每人手里拿着一份誊抄的提问列表,一组组内侍麻利的发放纸笔墨水。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最后一切准备完毕,女王入场坐在广场角楼的二层阳台上,问询工作就正式开始了。

参与的民众分批从现在的区域进入学士们所在的帐篷回答问题,之后通过另一边的空区域进入城堡外临时驻扎的休息区等待。暴风城这次集中了100位学士同时工作,整个过程要持续四到五个小时,到夕阳西下时应该基本结束。

前一个小时秩序井然。大摞的笔录时不时运进女王所在的高塔,塔莉亚在阳台上和室内的十位高级学士一同阅览。洛萨经常的往他们那里看一眼——他本人也很想尽快捋清黑暗沼泽与卡拉赞之战之间的关系,但出于职责不能分心。

过了一会,一个传令兵跑过来给洛萨递了张小纸条。来自塔莉亚,写道,“霜狼氏族毁于交战之前。守护者没有到过战场。传送门一度开向兽人世界,后来才转向暴风城。国王有机会从传送门回来。”

洛萨在心里把一项项和卡拉赞的时间点对上号,意识到只剩一个问题:是谁打开了通向暴风城的道路,可能是卡德加,也可能是麦迪文。但不管是哪种,他都已经能在心里勾画出黑暗沼泽里发生的故事:孤注一掷的冲锋、兽人援军前的挣扎、回家的门前惨烈的厮杀,以及最后被围歼时壮烈的场面和伽罗娜突然的刺杀。没什么出乎意料的。

时间进入第二个小时,每个学士前已经至少面对过两个人了。之前紧张而安静的人群已经放松下来,开始自由聊天。这些刚刚虎口脱险的人相互之间非常有的可聊,气氛迅速火热起来,本来均匀的人群分成许多个小聚集点,偶尔有高亢的笑声或骂声传到洛萨耳朵里。与此同时随着太阳升高阴影变小了,外围运气不佳的人不得不晒着。有人想往里挤,破坏了队伍,被洛萨从高处揪出来指挥士兵带走押到最后。

第三个小时一到内侍开始依次供水,三组水车身边各跟着四个大兵防止哄抢,洛萨自己也灌下半个水囊解渴。此时阴影已经很小了,但幸好人数减下一半,并不拥挤。不过一个突然开始跪下大哭的男子还是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

现场很吵,洛萨听不清他在喊什么。但他周围的人都出现一副震惊而难以相信的神情,很多人立刻就回应他,像是质问或争论。参与人数一多,影响迅速扩大,这几百人都有一点骚动。洛萨立刻让人把这人和中心几个吵的凶的都带出广场。

过了一会,有人来传,“女王要你过去。”洛萨一扫,发现塔莉亚已经不在阳台了。

内侍一直把他领到角楼里一个小客厅。那个房间内装饰满艳丽的鲜花和丝滑的帷幔遮挡视线,十分隐秘。一扇半人高的玻璃窗开向广场,可以看到问询还在进行。窗边落下透明的纱帐和强烈的阳光阻挡了外部视线。

塔莉亚不等他开口就说,“我见过刚才那个哭泣的人了。他猜出我们失去了守护者,他很绝望。”

“所以他哭了,他认为暴风城完了,”洛萨摇头,“我知道你叫我来的意思塔莉亚,但守护者之死不是摁住不说人民就不知道的。”

“那你也看到了那些民众如何接受这一消息,”塔莉亚的大眼睛里闪动着泪光,“我早已准备好我的丈夫战死沙场的一天;坦白讲这次出征前,民众也已经知道国王可能一去不返。但是,没有人,没有人能接受守护者之死。”

国王的死是宫廷上下都有所准备,并不会那么的震动人心;守护者之死才是暴风城真正的当头一棒。麦迪文宏伟巨大的雕像就耸立在暴风城的入口,他是民众心中的保护神,暴风城宫廷的最强援手,是艾泽拉斯所有种族在面对毁灭与死亡时的退路和底气。而今与兽人的鏖战刚刚开始,让民众平和的接受守护者之死将是暴风城甚至整个七国宫廷的难题。

“我必须说我没有信心在那种情况下稳定人心,”塔莉亚迅速平静下来,“人民需要一道心理屏障来对抗兽人,或者是强大的领袖,或者是一个现世的神,总之是能给他们胜利希望和退路保障的形象。我们曾经两者兼备,现在则一无所有。”

“也不算一无所有,”洛萨把手放在她肩膀上,安慰道,“起码我们有个可靠的女王。还有一个人,卡德加,他曾是麦迪文的学生,继承这一名号名正言顺。”

“他有这个力量么,”问出来后塔莉亚立刻否定自己,“不,强弱与否其实不关键。问题是,他愿意么?”

难说,洛萨心道。塔莉亚看懂了他意思,愁云爬上她的眉心。洛萨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拥抱了她。

“并不像我们还有选择,”他耳语道,“如果暴风城还要成立联盟,还想在联盟中有一席之地,卡德加就是唯一能信任的人选。”

他拉开一点距离,试图半开玩笑道,“我们大概不如莱恩和麦迪文管用,但这就是现在能有的最好的,”他有点无赖的一笑,“民众必须得将就一下了。”


=================================================

*我竟然能周更

*回答问题的洛萨让作者觉着很虐……不过作者感觉电影里洛萨可能就是这样的人,避重就轻一把好手,轻描淡写拐带重点,看着吊儿郎当老流氓其实很缜密内向。一系列事件发生后洛萨可能更加收敛,不再进行电影里和伽罗娜那种“你错你错就是你错”的小学生式吵嘴,性格上内向的特质会更加明显。与他相比,卡德加才是更外向的一个。

*其实这章有莱麦的。暴风城群众的心目中的双男神啊,看出cp感了嘛2333

*什么局势形势都是作者瞎掰的,一切为了谈恋爱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