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方区

沉迷叶王 沉迷大眼 沉迷叶不羞 沉迷原谅色

【叶王】某次重逢(生贺)

*老叶过生日,送一个老王给老叶日
*但是并没有肉,肉渣都没有_(:3|∠)_
*没有前文没有后文,前文后文作者也没有想好
*bug甚多,莫名其妙的名词甚多,但反正没有前后文就不要在意了,都是作者脑子里的洞
*有魔法的现代社会设定,荣耀改成十年一大赛,各事件时间点都有变动
*以上


*
叶修这厢还“嘿嘿嘿”的乐着,那边王杰希面无表情的走到他面前,道,“伸手。”
叶修也是太顾着对黄少天开嘲讽,智商下线,下意识乖乖伸手出来。只见王杰希手上拿着个东西往他手上一靠,“咔”一声,竟然把他双手铐起来了。
叶修和他队友的一下子傻眼了。
反应过来叶修惊道,“卧槽大眼儿你干嘛呢大眼儿!”
一旁叶修的兴欣队友也要暴起打人。王杰希扫视全场,凉嗖嗖的目光削得除了叶修唐柔之外的兴欣人都缩了回去。
“天安门半径两百公里以内禁飞。叶修违规被捕。”说着他推了一把叶修的后背,把他推得往前一踉跄,王杰希面容平静,然而语气竟然颇为昂扬。
“走吧。”他道。

北京禁飞,微草里又没有一时可调度来的术士,一行人虽然战法魔道俱在但最后居然是和普通人一样坐车回去的。
他们步行到山下,兴欣人看到停车场等着的中草堂大巴都不由得十分无语。王杰希的人显然都习以为常,一个个很自然的施法变装,走在停车场里完全就是一群来西山团建完回单位的同事。
唐柔和包子都是新的不能更新的新人,微草的变装让他俩直接看呆了。俩人穿着全套装备,唐柔的两米大长矛还拎在手里,就这么走到空旷无挡头但又人流如织的停车场上大概会上微博热搜。平时都是出完任务叶修带他们直接飞基地换行头,他俩也不会这种伪装魔法,眼下这个情况一下子就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个。”背后突然响起一个怯怯的声音,他俩回头一看,发现是刚刚一直跟在王杰希背后的小魔道。小魔道紧张的攥着他的扫把,不敢看唐柔和包荣兴,小心翼翼的说,“队长……队长让我给二位伪装一下。”
包子看这小孩很好玩,似乎想说点啥,唐柔赶紧抢断他,礼貌的对小魔道说,“有劳了。”
小魔道不敢吱声,只点点头。他低低念了一句咒语,然后把扫把靠在自己肩膀上伸出两只手,分别在唐柔和包荣兴手肘上拍了一下。
一瞬间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流过身体,两人俱是一个激灵。等这阵过去,两人看看自己,又看看对方,包子疑惑道,“这是……”
“就是你看自己不受影响,但别人看你时看到的是你穿平常衣服的幻觉。”小魔道小声解释完,朝着他俩一鞠躬,转身就跑了。
唐柔和包荣兴正面面相觑,突然听到叶修在前面喊,“赶紧上来啊,干嘛呢?”
这个被铐住的嫌犯特别不把自己当外人的踩在车前门台阶上转身喊话,紧跟着他的王杰希赶紧把人掰过来推他上车别挡门。
他俩也看出来叶修和王杰希之间气氛很轻松,并不是来找兴欣事的,于是都放松下紧绷的心情,跟着上了微草的车。

大巴走北五环往东三环绕去,撞上下班高峰在三元桥上堵死。微草的人之前连着熬了一天一夜已经都顶不住了睡死,连黄少天都躺下了,车上一片寂静,只有呼噜声偶尔冒头。
王杰希押着叶修坐在靠门第一排,此时也闭着眼睛端坐。叶修却知道他一直醒着,被铐在一起的两只手一起挪过去戳了戳他腰。王杰希瞥了他一眼,却见叶修眉头微皱,有些严肃。
“最近地脉一直这样?”他指了指窗外,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说。
“不用猜了,”王杰希道,“下届魔界之门就在这里开。”
“你占过星了?”叶修问。
“大魔婆也算了,结果是一样的。”王杰希看着窗外星空里极亮的金星道,“我已经上报联盟了,等紫金山的核算结果吧。”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懂了对方的心思。就算占星术有内秉的不确定性在,但断没有可能两届魔道之首同时错到一起去。
如果魔界之门在北京打开事情就真的麻烦了。叶修相信王杰希也明白,就没有再说什么。
幸好这次他们还有时间。

车到地方已经又是一个小时之后,只是车虽然到了,人却还都没醒。王杰希过去拍了拍他一个学生肩膀,叫他道,“小别。小别?”
刘小别虽然也睡得摇摇晃晃,但他不愧是王杰希已经出师的大弟子,外界一扰立刻就清醒了,问道,“啥?队长?”
“你把大家叫醒,让他们都先回去休息,明早8点集合开会。”刘小别点点头,王杰希又道,“兴欣的几位先住备用宿舍?”他问坐在一起的包荣兴几个。
“呃……”那边还不知道怎么回答,叶修从第一排座位上伸出个头对他们说,“去吧。”
“我来安排啦。”刘小别抢道。王杰希点点头,“拜托你了。”说罢他转身先下车,叶修也直接跟着走了。
刘小别等他俩走远,看着车上睡死一片的同袍深吸一口气,中气十足的一喝。
“上课!”
瞬间一车微草魔道和黄少天同时“蹭”得站了起来。

叶修跟着王杰希进中草堂大楼。中草堂算是微草塔的外围,也是联盟一大经济支柱,员工上下魔道居多。王杰希在他们心中地位超然,从一进大门,碰到的每个人都向他行礼致意。叶修在心里数着,直到他们走进队长办公室,王杰希点头示意点了有上百次。
叶修明白他不嫌麻烦特意走正门一路招摇的用意。西山一事闹得沸沸扬扬,微草出动人尽皆知,王杰希走这一溜是为了平息流言,稳定人心。他有非常出色的个人影响力,今天走完这一趟,明天中草堂上下风气就能陡然一变。
同是队长,叶修一来识大局,也很体谅王杰希的难处,二来也是有心看他表演,一路跟在身后没惹是非。也是王杰希在中草堂光芒太过灿烂,叶修一贯太过低调,一路上竟然没人认出一代斗神一叶知秋。
不过等王杰希一关好办公室门,叶修就开始调侃他,“这当这了一塔之主果然就是不一样。”
王杰希不理他,自顾自把大衣脱下来挂好,进卫生间洗漱去了。叶修也非常不客气的把之前王杰希给他挡手铐的围巾甩到沙发上,一屁股坐在办公桌后正主的椅老板椅上,打量整个房间。
他上次来这里的时候,这个屋坐的还是林杰。林杰是个亲和力很强的人,他身上几乎没有一点儿一般人不懂的地方,他的办公室和一间一般文员的办公室风格上没啥区别,也是各种堆叠乱七八糟的文件草稿,四处乱扔签字笔记号笔,桌上净是没洗的马克杯,吃了一半的一袋薯片这类东西,和现在的王杰希的风格完全不同。王杰希领域里的一切都非常整洁有序,力求清楚高效,同时又和张新杰不一样,并不追求严谨的归类收纳和一致的排布逻辑,有些“但凭顺手”的随性在,总之是非常“王杰希”的。
叶修翻腾一会抽屉,很快屋主就出来了。王杰希甩着擦得半干的手倒了两杯柠檬水,自己喝一杯,给叶修端来一杯放在他面前。
叶修前倾,手肘撑在桌面上,把双手伸到他面前,笑道,“杰希大大,消气没,给解开呗。”
王杰希全当没听见,渴极一样一口气干了自己的柠檬水,重重把杯子磕在桌子上。
“哟,还火着呢,”叶修道,“有啥想不开的尽管问,哥帮你解答。”
“哦,那敢情好,”王杰希终于开口了,问道,“你的却邪呢?”
“留给老东家了,”叶修双手一摊,靠回椅背上,整个人在十分的懒洋洋的状态里,“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呐!”
这也是王杰希意料之中,他问道,“仅凭刘皓和苏沐橙嘉世又撑不住杭州结界,陶轩怎么敢的?”
“他们招了孙翔。”叶修道。
王杰希微一思考,“那也就小周期能凑合过去,下次大周期就危险了。到时你拿杭州结界怎么办?”
“不会拖到下个大周期的。”叶修说着摸出烟盒抽出一根咬在嘴里,向王杰希晃晃手铐示意自己法术被封点不了火。
王杰希挥了挥手,烟头部“噗”的一下亮了起来。
叶修深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氤氲缭绕的云雾。他烟气后的笑意高深莫测,双眼贼亮,“你不如猜猜,接下来十年里嘉世会倒在哪一年?”
“总之不会是明年,”王杰希不为所动,“就凭现在那几个人你还差了远了。”
“你让学生探我的人的底,”叶修乐了,“心真脏啊杰希大大。”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王杰希淡淡道。
叶修却是听明白了,王杰希这么说,是因为已经料定他带的这队新人会顶掉嘉世与微草角逐于联盟赛场之上。考虑到兴欣现在的水平,这可以说是王杰希对叶修本人的能力和眼光十分的信任了。叶修虽然自知强大,不需要别人来衡量自己的水平,但也并非草木一样无情无感。连续二三十年来,不论是身在嘉世还是离开嘉世他一直处境困难,举步维艰,尝尽人心冷漠,如今听到王杰希对他这选择的含蓄的肯定还真是很暖心。
“光你学生知我队员有个毛用,”心里开心着的叶修又扬了扬被铐住的双手,“不如你来知我。”
王杰希眯了眯眼,显然听懂了叶修隐晦的黄段子,但他不是脸皮薄的人,正面怼上作妖的叶修也完全不虚。他绕过桌子踱到叶修面前,把水挪到远处,靠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一只手扯了扯叶修的胸前拉开的羽绒服,居高临下的问,“你热不热。”
冬天的北京写字楼里暖风开的很足,完全不是上羽绒服的温度,叶修当然热,他早就想脱了,但手铐一起脱不下来。王杰希倒是不热,他穿个衬衫配薄薄的针织衫,刚才为了洗脸衬衣领子被他解开扣子扯开两边,露出的锁骨上还留着没擦干的水珠。
叶修立刻想把烟掐了。但他老盯着王杰希,余光里一直没找到烟灰缸。不想王杰希看出来了,伸手把他的烟抽掉,一边自己吸了一口,一边用脚勾开办公案最底下的抽屉,弯腰拿出来一个带着微草徽的玻璃烟灰缸。
“大眼儿你也抽?”叶修笑问。
“标配。”王杰希道。他已经坐了回去,一条长腿在半空一晃一晃的,手指间夹着根烟,表情恬淡,显出一种他身上少见的怡然自得的样子来。
王杰希这十年也不好过。第六届联盟竞技场上微草败给蓝雨之后,魔道内部魔道之首之争一下就血腥起来。大魔婆想趁微草失利把王杰希斩草除根,微草也撕破脸皮和大魔婆全面开战。魔道内战前后近八年,终于是以王杰希惨胜暂告一段落,其中崎岖坎坷之处一言难尽。更艰难之处在于,这个位子他还没坐稳,两年之后第七届就又是一大劫,如果能夺冠,微草就有十年时间充分落实他魔道之首之实,也就不再怕被其他魔道势力颠个跟头;如果扛不过,局势再次混乱起来,微草魔道就要落入第二个风雨动荡的十年。
叶修也能看出来,如今中草堂上下都在高压之下,为第七届争分夺秒的忙碌。王杰希独挑大梁,心头几座大山,很少有放松的时候。他原本根本不会抽烟,也是这几年才学来的。
想到这里,叶修笑出声来,“前途未卜共患难。哥眼光真对,咱俩就是搭啊。”
“谁和你共患难。我是功成在即,你是自己患难,”王杰希掸了下烟灰,道,“下届冠军一定是微草。”
“瞧当个大魔头把你给能耐的,”看到王杰希一脸奇怪没听懂的样子,叶修又解释一句,“原来魔道之首不是大魔婆么,你上来了不就得改叫大魔头了。难不成你喜欢叫大魔公?”
王杰希无言以对。
“哥面前你死撑什么。都愁得借烟消愁了,让哥借你个怀抱来抱抱。”叶修说着,又把被铐住的双手举到王杰希面前晃示意他打开。
“那我不抽了。”王杰希说着就要把烟往烟灰缸里摁。
“哎别介,”叶修拦住他手,笑容满满的迎上去,“抽完嘛,你抽烟样子可好看了。”
王杰希听了他的话,真就又把烟拿到嘴边,盯着叶修,慢慢的吸了一口,悠悠的吐了出来。
要命,叶修暗想。他上次见王杰希的时候,这人还没这么老练奸诈(不要脸)。
“给你留口?”王杰希问道,朝叶修递了个还剩最后一点烟尾巴的烟头。
“嗯。”叶修前倾,却并没有去咬那个烟嘴,他头凑到王杰希手前,口鼻探进他的掌心,一直顶到他大腿上停下,额头埋在他温暖的腰腹里。
王杰希先赶紧用另一只手把烟掐灭,免得一不小心把谁衣服给烧了,然后抱着叶修陷入尴尬的僵硬里。之前和叶修较劲的时候游刃有余,现在面对靠过来的这个,他却又不知所措起来。叶修这个柔软的热源温度太高,栖息在他身上,仿佛是从内部把他加热起来,直到耳廓上脖颈后都热腾腾的。
叶修靠的地方非常敏感,王杰希不大敢动,好一阵子才适应过来不再绷紧。期间那人一动不动,一声不吭,好像累极睡着了一样。王杰希心软了一个瞬间,但立马顿悟过来。
“热死了。起来。”王杰希空着的手施了个法变出钥匙来,在叶修耳边晃得叮当作响。
只听得那厮闷笑两声,抬起头来,自动把手伸过来。王杰希一把手铐打开,他就飞快的站起来把羽绒服脱了扔得远远的,长舒一口气,呼扇着领口叹道,“可算活过来了。”
叶修目光一转,又瞄准王杰希,张开双臂朝他叫道,“大眼儿。”
在昏黄的光线里,叶修金色的眼睛格外耀眼。他笑意盈盈,满怀期待。这人明明一路走过寒风暴雨,身体却竟依旧如此温暖有力。他像一颗恒星,他张开臂膀,就仿佛是张开世界的港湾。
王杰希上前,和他拥抱在一起。


End
———————————————————————————
叶修叶秋生快!

评论(7)

热度(130)